小肆的故事(一)

小肆的故事(一)

“ 你装着风物、丧乱和爱的一生,我来为你旁白 ”

听到小肆离世的消息,我心里颇为一惊。一者,在外多年兀的念起家乡确是有过这样一个人,不修边幅至于邋遢,断断续续的想起他的音容笑貌接人待物,再想细忆已渐显模糊。二者,故乡有人离去,似是影响乡情完整。乡情,归底是一场温度的羁绊,捆绑了乡亲邻里的音容,见证了砖瓦草木的兴衰。

我一惊于小肆的离世,或许就是以上两个原因。说也奇怪,久不曾想起的故乡却能在一个人的逝去后迅速占据客乡人的脑海,先是让我极渴望的追忆老家四周的乡邻,进而蔓延至整个村庄的样貌。而后是与我与老家有过交集的人和物,以至童时新奇的一两件旧事。

既说小肆,我却与他毕竟不熟,招呼也是不带辈分称谓的。在村里,除开血缘关系,只有父辈乃至祖辈有过交往的才算得上故交,故交之后才传下辈分称谓,有了称谓也便长久熟络起来。可小肆父亲去世的早,父辈无甚交往,辈分称谓就无从谈起了。如此,抛开故乡一层,更像是江湖偶遇,所以无论辈分,直呼小肆也能讲的过去。至于“小肆”其名,其实是家乡对男孩子的称呼,由此说来,小肆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专属小名。

认识小肆自然是同村同源,一脸黝黑又瘦阙,见人多是“呕!~”声先出,随后递来一个油滑的眼神儿,配着一脸“窥破玄机”的皱纹,早时我常被他这番操作骇到。几次,我于“被听众”中有幸感受小肆式辩论,许是与他只下结论不给论据有关,内容竟记不得了。但他于听人一副嫌弃中唾星飞溅又眉飞色舞的神采,却依旧历历在目。惋惜的是,我居然也记不清他有否说过一句完整的话。

或是因为放暑假我又难久待家中的原因,我对小肆的印象也多是留在夏天。时常见他四处游散,上身赤膊晒出古铜色的脊背,配着长长的宽筒大裤衩,至于脚下那双拖鞋,已然磨得薄而高跷——似是走过很远很久的路,像是充满了故事。然而,纵使以此推断小肆遍历种种,却从未听说他在哪做过工。——基于此,虽不可名状,加上母亲时常叨嘱“肆儿整天游手好闲,你们小孩子休跟他讲太多…”,我对小肆竟到了只会观望而从不招呼的地步。现在想来母亲所嘱多是担心我们与他太近染上闲散,而我,却属实有些以貌取人了。后释然,毕竟那时还小。

本文来源KK蜗——此心安处是吾乡,经授权后由鹏小浪的KK蜗发布,观点不代表KK蜗-蜗系青年网的立场,转载请联系原作者。
9

评论:

2 条评论,访客:0 条,站长:0 条

100%好评

  • 好评:(100%)
  • 中评:(0%)
  • 差评:(0%)

最新评论

发表回复

湘公网安备 43011202000726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