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落梅的文字——惊艳了整个抖音圈的文案到底有多美(四)

白落梅的文字——惊艳了整个抖音圈的文案到底有多美(四)

有时候,伫立在摩肩擦踵的人流中,心底会涌出莫名的感动。觉得人的一生多么不易,我们应该为这些鲜活的生命而感到温暖,为凡间弥漫的烟火感到幸福。也许有一天,我们都会离开,都将后会无期。既知如此,又何忍为一些微小的错过,做出深刻的伤害?何忍为一个回不去的曾经,做出悲情的沉迷。

1、我是青衣,我的命运,是别人手中摆弄的棋。所以,你我的相逢,只能在戏里。唱过了桃花扇,又唱玉簪记,仿佛时间,就是一场简单的轮回。总以为,褪下了戏子的妆颜,就可以,人淡如菊。却不料,反惹得相思如雨,一梦成疾。有一天,戏中的故事走到结尾,那时候,我连一份寻常的偎依,都给不起你。

2、这花团锦簇的装饰,掩饰不了一个戏子,内心的悲戚。你看我红颜粉黛,却不知,我眼中,仅留着最后一点感伤的傲气。我知道,无论我活得多么努力,到最后,都是为她人作了嫁衣。人生有太多的梦,都与心相违。如果可以,我只想嫁一个平淡的男子,无须海誓山盟的私语,只需知我心意,只需,一生为我画眉。

3、一支蘸了胭脂的画笔,任你在时光的镜中,也描摹不出流年的滋味。当别人为你,不能主宰的命运叹息,你无端流露的绚丽,却让人惊诧得措手不及。不要以为,这刹那间的芳菲,抵得过,光阴的交替。再华丽的青衣,在一场戏里,注定都是不合时宜。青春原本就是仓促的戏,戏里戏外,又酝酿了太多无法猜透的谜。

4、回不去了,真的回不去了。爱上这句话,已是很多年前,每个经历过沧海桑田的人,都曾说过这句话,爱过这句话。爱得无奈,爱到心痛。多少情缘匆匆来去,到最后,我们都成了那个拾捡往事的人。看着行色匆匆的过客,然后感慨万千地说了同一句话,回不去了,回不去了。

5、看着你年华老去,我是这样的无能为力。命运还有多少参透不了的玄机,让我们,如此地不能把握自己。都说人生如戏,可为什么,总在开始的时候,导演别人的结局。又在已知的结局里,找不到昨天的痕迹。尝遍了梨园的千般滋味,流淌的日子也会枯萎。你看你还是戏里的青衣,在花下,用灵魂演绎着一场死亡美丽。

6、至今,我们都无法真正分辨出,落花与流水,到底是谁有情,谁无意。又或许并无情意之说,不过是红尘中的一场偶遇,一旦分别,两无痕迹。

7、有人说,相爱的人厮守在一起,连光阴都是美的。我想说这句话的人,一定是爱过,唯有爱过才可以深刻地体会到,那种拥有以及被拥有的甜蜜。仿佛山川草木都有了情感,每寸肌肤都可以在清风朗月下舒展。爱的时候,会发觉自己是最幸福的人,粗衣素布也秀丽,淡饭清茶也温馨。

8、生命对于某些人来说,原本是件忧伤的事,是场无可奈何的错误。就像一只美丽的蝴蝶,误落了尘网;一苇渡江的小舟,泊错了港湾;一株洁净的花木,开错了季节。

9、一代词人,纳兰容若的离去,不过是,在荒野之外,多了一座坟墓。不过是寥廓的苍穹,收回了一颗星子;无垠的大海,收回了一尾鱼儿;茂盛的森林,收回了一棵树木;浩淼的天地,收回了一粒尘土。

10、从一出戏的开始,到一出戏的落幕,戏里,谁都不是主角,谁又都是主角。因为台上的人,演绎的是台下人的寂寞悲喜,而台下的人,看到的是台上人的云散萍聚。尘缘尽时,真的没有什么值得再去悲痛。

11、多少繁华更换了旧物,可我始终相信,每个人心里深处,都有一种难以割舍的江南情结。那烟雨小巷,深深庭院,还有老旧木楼,以及沧桑戏台上,那一出没有唱完的社戏,都成了你我心中永远不会终止的牵挂。

12、相逢是首歌。那些远去的年华,在雨夜里重现,仿佛只在昨天,可我为何早早就更换了容颜。原来,我们都做了那怀旧的人,恋上一首经年老歌。

13、人世苍茫,千年一恍而过,人类其实一直在重复相同的故事,相同的冷暖爱恨。春蒸秋尝,日子是一砖一瓦堆砌而成,到最后,谁也找不到哪一堵城墙,属于自己。

14、蝴蝶飞不过沧海,没有谁忍心责怪。这句话好像来自于歌词,无论是谁写的,许多人就这么爱上了。那是因为人生充满太多的无奈,我们都明白,在浩渺无垠的沧海,你我就是那弱小的蝴蝶,纵然给了一双翅膀,也终究飞不出茫茫海域,飞不过蓬山万里。

15、在荆棘丛生的路途上,我们总是承诺,愿意携手共赴天涯。只是,天涯到底有多远?是一米阳光的距离?是一个春秋到秋天的距离?还是一生的距离?

16、人生真的如戏,每个人在不同的人面前扮演不同的角色。张幼仪为徐志摩低眉垂首,无悔生养,而徐志摩却视她为打身边游走的一粒尘埃,毫无情义。对于林徽因,这个美丽如蝶的女子,他可以为她写下无数情真意切的诗句,甘愿做他裙裾边的一株草木,深情相随。不爱在一起是错误,太爱在一起,同样是错误。

17、人最多情,也最无情。爱的时候海誓山盟,许下天荒地老。厌的时候,恨不能立刻从生命中抽离,一刀两断,再无瓜葛。

18、许多人想行云流水过此一生,却总是无波四起。平和之人,纵是经历沧海桑田,也会安然无恙。敏感之人,遭遇一点风声,也会千疮百孔。命运给每个人同等的安排,而选择如何经营自己的生活,酿造自己的情感,则在于个人的心性。

19、缘分真的好奇妙,并非是中了缘分这两个字的蛊,所以才这样不厌其烦地谈论与诉说。只是每当提及感情,或是谁与谁的相遇,谁又与谁的相恋,总是会与缘分纠缠不清。有缘的人,无论相隔千万之遥,终会聚在一起,携手红尘。无缘的人,纵是近在咫尺,也恍如陌路,无份相牵。

20、我们总是太沉迷于繁琐的名利,而忽略了人生除了浮名,还有太多的美好值得留恋。比如世间旖旎的风光,万古不变的青山,滔滔不尽的江水。这种干净、这种大美,成了每个人心中至高的信仰,搁在最神圣的角落,不轻易与人言说。

21、今生所有缘分,都是前世修炼所得。所以我们应当相信,今生所有与自己相识的人,前世都结过深刻的缘法。所有与你我擦肩的路人,前世可能是邻居,是茶友,甚至是知己或亲人。

22、旅程如风,我们就是风中的一粒渺小,许是微尘,许是水珠,许是花叶。可终有驿站,会收留漂泊的你我。也因为如此,我们看到爬满绿藤的院墙,就以为是家;看到苔藓斑驳的古井,就以为有水;看到一扇半开半掩的绿纱窗,就以为是将自己等候。

23、只有一个走过岁月的人,才会说,不要轻易许诺,不要轻易说爱,否则有一天,你终会为自己的曾经懊悔。真的如此么?同样有许多人,把所有的过往,都当作是一种磨砺,是人生最珍贵的篇章。其实,在纷扰的浮世,恩怨情愁都可以化开,荣辱幻灭转身被人遗忘。你在意的人事,你害怕的江湖,只是那么的寻常。

24、所谓诗酒趁年华,也只有青春鼎盛之时,才敢于挥霍光阴,一醉求欢。十年之后,再去回首,只觉红尘如梦,我们不过在梦里,做了一场春朝秋夕的沉迷。

25、直到后来,才明白,每个女子都要经历一段热烈的过程,才能显露她非凡的美丽与惊心的情怀。她的安静,不是画地为牢,而是在紫陌红尘,独自行走,听信缘分。

26、一直以来,都认为,最美的女子,应当有一种遗世的安静和优雅。无论什么时候,无论何种心情,她都能让你平静,让你安心。这样的女子,应该有一处安稳的居所,守着一树似雪梨花,守着一池素色莲荷,缓慢地看光阴在不经意间老去。

27、人说,假如你在天涯不知归路,这红尘,还有一个摆渡的渔夫,会告诉你,有鸥鹭的地方,就是故乡。鞭马、扬尘,作为一个异乡客,一间茅屋,一畦菜地,一个农女,都是他的归宿。待离去时,只须放一把火,将茅屋烧掉,喝一壶酒,将恩怨咽下。这样,又可以轻松上路,在他的身后,落花化作春泥,青春散成往事。

28、来路是归途,每个人,从哪里来,就要回归哪里去。时间的长短,不是自己所能掌控,人的生命,就如同枝头的花朵,有些落得早,有些落得迟。

29、一个男子真正爱一个女子,就是在口渴之时,递给她一杯水;在风起之时,替她添一件衫;在孤独之时,给她一个温柔的怀抱;在生死之间,让她生,自己死。

30、也许前世,我们都是伶人,今生,来回地翻唱,一场注定悲情的戏。

31、总有人说,待到老去,老到一无所有的时候,就咀嚼回忆度日。然而人的一生,不是所有的记忆,都是美好、值得回味的。也许待你回首过往的时候,会发觉,所有的相逢,所有的拥有,都那么的不值一提。甚至会觉得是一种无奈与悲哀,就像是一张洁净的白纸上,被泼染了墨迹。

32、苍茫人世,几多浮沉,几多沧桑,每个人,都朝着自己的人生方向行走。一路上,坎坷难料,可是必须风雨兼程地走下去,完成某个夙愿,了却某段缘分。无论繁复还是简单,岁月都是那么短长,我们无处逃遁,也无须逃遁。

33、邂逅一个人,只需片刻,爱上一个人,往往会是一生。萍水相逢不是过错,天荒地老也并非完美。在注定的因缘际遇里,我们真的是别无他法。时常会想,做一个清澈明净的女子,做一个慈悲善良的女子,安分守己地活着,不奢求多少爱,亦不会生出多少怨。无论荣华或清苦,无论快乐或悲伤,都要一视同仁。

34、有时候,伫立在摩肩擦踵的人流中,心底会涌出莫名的感动。觉得人的一生多么不易,我们应该为这些鲜活的生命而感到温暖,为凡间弥漫的烟火感到幸福。也许有一天,我们都会离开,都将后会无期。既知如此,又何忍为一些微小的错过,做出深刻的伤害?何忍为一个回不去的曾经,做出悲情的沉迷。

35、幸福有时候,真的就在身边,只是你被悲伤和忧愁,遮住了双眼。误以为,所有的喜悦和快乐都很遥远。上苍是公平的,它就是一杆平稳的秤,称得出人间离合悲喜的重量。所以,冷暖往往是分两不差,你寒凉的时候,会给你暖。你悲哀的时候,会给你喜。

36、如果一个人,记得住前世的约定,今生就算是跋山涉水,历尽千辛万苦,也会守候在路口,等待相逢。时光的阡陌上,来来往往的人流,还有许多不知名的草木,乱花迷人眼目的时候,一个转身就已擦肩。

本文原创,作者:鹏小浪的KK蜗,其版权均为KK蜗-蜗系青年网所有。如需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kkwo.com/wxqn/mtsg/156/
9

发表回复

湘公网安备 43011202000726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