愿你永远读不懂林白的《过程》

愿你永远读不懂林白的《过程》

一月你还没有出现,
二月你睡在隔壁,
三月下起了大雨,
四月里遍地蔷薇,
五月我们对面坐着,犹如梦中。
就这样六月到了。
六月里青草盛开,处处芬芳。
七月,悲喜交加,麦浪翻滚连同草地,直到天涯。
八月就是八月,八月我守口如瓶。
八月里我是瓶中的水,你是青天的云。
九月和十月,是两只眼睛,装满了大海,你在海上,我在海下。
十一月尚未到来,透过它的窗口,我望见了十二月,十二月大雪弥漫。

有时候人这一生的某些经历总会或多或少契合“造化弄人”或者“匪夷所思”。就在18号之前,我和她大抵还是团队里那种一辈子都会相安无事的陌生人,陌生到连招呼可能都不会打。

故事开始于总公司2019年底的泰国亲友团,可偏偏总公司安排的私人接风宴的长桌上,我们被安排斜对而坐,与我正对与她并排的则是我们行程的地接导游地导,一个36岁左右自称来自清迈幽默风趣又风流倜傥的帅气男子(其实地导是广州籍留泰导游)。而我妻儿则坐在我的旁边。

宴席上,地导多次对她表露倾慕,而她也顺水推舟,一来一往我们相近的几个人也就开起了玩笑,大家对他俩的关系都有种心知肚明的默契。相互逗笑中,地导几次借着酒幌试探性拉她的手,她也没有明显的抗拒,只是以抬手敬酒为由慢慢抽离。大家看在眼里,笑在心里,是羞笑地导的悸动,抑或羡慕这种朦胧里的暧昧,彼此不得而知。因为大家多是分公司的负责人,宴席上借酒相识也都顺理成章,推杯换盏中8大1小的餐桌上,两瓶威士忌已基本见底。迷离谈笑中服务员又新加了两瓶。众人在嬉笑品谈中讲述着各自的所见所闻、传奇轶事。

不知不觉时间已过零点,妻子耽于影响儿子休息,便拉我一起酒谢老板后自己带儿子回酒店休息了,我乐得清闲,继而安心喝酒。酒过三巡,我也开始打开话匣与坐在地导旁边的C男聊起了大学时代,专业、志趣、行业等等,谈笑间酒来话往慢慢熟络。又过了许久,老板娘也有些醉了,拉着老板向众人祝福,致以歉意后便和老板一起离开了。其间也有10几人陆续告辞离席,芭堤雅的XX餐厅只剩下我们三男四女依旧进行着先前的话题。

正当我和C男聊到法律分类时,忽然一个酒杯出现在我面前,顺杯望去,是她。“来,眼镜哥哥,我敬你一杯”,我稍稍震惊于这突如其来没有缘由的敬酒。酒于面前,先干为敬,我顺势又做了一个回敬的动作示意心领祝福。当我放下酒杯时,她径自拿走我的酒杯斟满后递与我,说道“眼镜哥哥,我再敬你一个,我平生最喜欢戴眼镜的斯文男生,这次我先干为敬”,她举杯饮尽。

若说先前一次我是稍震惊于她突如其来的行为,那这次我绝对是大惊于她貌似真诚的祝语之于我们萍水相逢的干系,我微笑,饮罢感谢,众人略有错愕包括我在内,后淡然,继续酒话。

四瓶威士忌已经扫光,我也不知喝了多少杯,算起先前的两杯,她总共敬了我5次酒,皆是一饮而尽。若此情形,被路人识得,当认为我们是故交久违。说到这,关于“酒逢知己千杯少”我有新的理解,不是遇到知己才喝酒,而是喝酒后变为知己就是大概率事件了,再加上话语投机,千杯不醉就能理解了。这可能就是酒的最大作用了吧,让樊篱消弭,让距离拉近,让陌路相识变成一见如故。

再看我对面的地导也似乎酒意正浓,又或心有不甘,双眼迷离中提议再到隔壁酒吧喝一轮啤酒。众人兴高,我不便推辞,便一同前往了。至于酒吧啤酒桌上的对话我大概遗忘的差不多了,唯一印象深刻的便是白啤混喝留给神经的酸爽,还有她的敬酒,至于其他便不再强忆。

最终,三男四女的深夜酒局,以我的摆手求饶告终。起身一刻天旋地转,才发现自己已陷酩酊,只剩强支身体的一口气力。但是值得一提的是,虽说泰国的酒一样醉人,但并不会让人头痛,只让人头晕腿重。后来想起,只是感觉对不住酒局开始时身旁一直重复着“路哥,今晚我要跟你了”的另一个女生,我竟把她忘没影了,不知道她是怎么回的酒店。只是那时自己一心想回酒店,至于其他再也没有多想。

走出酒吧,我先行两步朝着海堤走去,便剩众人两两搀扶一步三停朝着酒店晃去。海风带着芭堤雅凉季的清爽迎面吹来,让我多少清醒了一些,又在恍惚中听到有人想喝酸奶,索性直奔便利店摸了七瓶优酸乳,便独自摇摇晃晃的走回酒店大厅。

至于谁喝,哪还管得了那么多,放下酸奶,便一屁股坐在酒店大厅的沙发上倒头便想睡去,残余的理智告诉自己,房间就在3楼,按动电梯就可以睡到床上了,好吧,强支着身体摇摇晃晃等待电梯,闪灯、开门、进去……

却忽然发现身后多了一个人,是她!她的出现我并不惊奇,或许是地导中途退缩,或许是她理智尚存,或许是同行女伴落单……或许有各种各样的原因导致她此刻一人。反正,我是顾不得猜测了,醉意袭来我恨不得倒头就睡。醉意笼罩的电梯里,她站在我的左侧偏后,而我则自顾自的重复着“咦~今晚喝多了…扛不住了…”。

不长不短的时间后,电梯到了5楼,我手扶电梯门框左手向后摆,道“我~到了…拜拜”,便要右转出门,便在那一刻我忽然感觉有一只手握住了我的胳膊。我顾不上回头又摆手示意“没事,我~到了!…322…”。

可是她并没有松手,而是借势挽住了我的胳膊,整个人便涌进了我的胸膛,踉跄中把我推到了墙边,进而把脸贴近我的胸膛和下颌,微微抬头,朱唇微启,我涣视着她松散的长发和微微闭起的双眼……

我低头,嘴唇轻轻碰触她的额头,她没有闪烁和退缩,而是迎合般逼近。我用身体稍稍试探的推开她,她不但没有退却,而是直接用左手束紧我的腰背。那一刻,我才体味到佛已成魔般的万不可拒。

我扶揽她的腰肢,闭目低头,迎接这场欲来难抵的风雨,初碰柔滑,继而润泽,又或是吮过她口中酸奶的回甘,舌抵交融之间便是草莓般的甘香。

深夜寂静的走廊里伴随着身体起伏的是彼此急促又压抑的喘息,温暖的光线用橘色映出了芭堤雅深夜情欲中的鬼魅。呼吸的间隙是理智回归的片刻,五步之外的酒店房门,近在眼前,触手可及。可此刻的我却既无勇气叩门又无勇气将她推开。我欲望贪婪又心存侥幸,贪婪如这般醉人心骨的交融里彼此无视一切的缠绵,侥幸宿命相逢里彼此一夜拥有而天地不语的隔墙秘事。

长长的走廊里,两个白天还形同陌路的人,继续着没有脚本却又空前灼热的一幕。她用双手将我揽住,又轻轻将我引向杂货间的附廊,转换身位后,让我将她抵在墙边。

映着橘色的灯光,她的脸颊已泛出潮红,烧到耳际,微闭的眼角带着迷离里的晶花。难以压抑的灼热附着粗喘的鼻息,我吻向她的耳根,轻轻撕咬,伴随着灵魂深处的低吼,面对着人性深层的欲望。她微微颤挛的身体猛然贴紧我,双手由下而上抓紧了我的腰背,那压抑的喘息里身体碰触的每一处都传达着彼此欲拒还迎的欲望,急迫、灼热、躁动……

疾风骤雨的激吻中,我们拥抱着、攒动着、忘我着,我们日间的风度与矜持,客套与娇羞,理智与仪雅,皆已经荡然无存…

本文原创,作者:鹏小浪的KK蜗,其版权均为KK蜗-蜗系青年网所有。如需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kkwo.com/mtsg/160/
7
鹏小浪的KK蜗

发表评论

湘公网安备 43011202000726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