惊艳了整个抖音的文案——白落梅的文,篇篇皆可读

惊艳了整个抖音的文案——白落梅的文,篇篇皆可读

白落梅,一个将岁月、时光、柔情,和款款而来的从容,揉织在一起的女性,用她纤细柔和的文字向当代文学、社会释放出文学阶层引领精神文化的巨大力量,给予读者巨大的心灵冲击,她的文字总能于无声中让匆匆者驿足,失意者平静,狂欢者理智。文字本身的“形体”与内在“精神”均体现出了难能可贵的从容与无以复加的雅致。在文化快餐化的当下,白落梅的文字可谓:不可多得又不可或缺。

以下文字,整理自作者白落梅的部分书籍、文案片段,也正是这些文字,曾惊艳了整个抖音。白落梅,一个将岁月、时光、柔情,和款款而来的从容,揉织在一起的女性,用她纤细柔和的文字向当代文学、社会释放出文学阶层引领精神文化的巨大力量,给予读者巨大的心灵冲击,她的文字总能于无声中让匆匆者驿足,失意者平静,狂欢者理智。文字本身的“形体”与内在“精神”均体现出了难能可贵的从容与无以复加的雅致。在文化快餐化的当下,白落梅的文字可谓:不可多得又不可或缺。一起品读:

《因为懂得 所以慈悲——张爱玲的倾城往事》
文字像一把华丽又寒冷的剑,她优雅地挥舞着。爱情像一场绚烂而冒险的旅程,她坚定地飞蛾扑火。她是中国文学史上的奇葩,她是民国世界的临水照花人。在她极富传奇的一生中,有绚丽惊世的成名过往,有痴心不悔的爱情经历,有十里洋场的上海故事,有华美悲凉的香港情缘,还有离群索居的人生迟暮。

《西风多少恨 吹不散眉弯》
纳兰容若的前世,是一朵在佛前修炼过的金莲,贪恋了人间烟火的颜色和气味,注定今生这场红尘游历。所以他有冰洁的情怀,有如水的禅心,有悲悯的爱恋。纳兰容若的一生,沿着宿命的轨迹行走,不偏不倚,不长不短,整整三十一载。在佛前,他素淡如莲,却可以度化苍生;在人间,他繁华似锦,却终究不如一株草木。

《你若安好便是晴天:林徽因传》——林徽因
林徽因是中国第一代女性建筑学家,被胡适誉为中国一代才女。她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徽设计的参与者,是人民英雄纪念碑的设计者之一,是传统景泰蓝工艺的拯救者。

《世间所有相遇都是久别重逢》
那一世,你为古刹,我为青灯;那一世,你为落花,我为绣女;那一世,你为清石,我为月牙;那一世,你为强人,我为骏马。佛说五蕴皆空,可这红尘却总被诸多缘分填满。佛入红尘,红尘便是道场。隐世才女白落梅,以禅意写红尘,以佛法道人生,她从禅诗佛词中精选数十首经典之作,化云水禅心,入人间烟火。疲累之时,烦忧之时,不如泡一盏茶,走入这文字中,品静好人生。
以红尘为道场,以世味为菩提。生一炉缘份的火,煮一壶云水禅心,茶香萦绕的相遇,熏染了无数重逢。

《岁月静好,现世安稳》
一剪闲云一溪月,一程山水一年华。一世浮生一刹那,一树菩提一烟霞。许多人,信步去看一场花事,渡船去赏一湖春水,从一座城到一个镇。一路风尘,有人将闲云装进行囊,有人将故事背负肩上,他们都在寻找那个属于心灵的原乡,可匆忙之间又忘了来路,不知归程。隐世才女白落梅,以禅意写红尘,以佛法道人生,化云水禅心,入人间烟火。与她共有一剪菩提的光阴,也听她静静地诉说这来往的缘分,俯瞰烟火人间,品静好人生,盼现世安稳。

《相思,莫相负:静守宋词的清韵》(又名:《烟月不知人事改:宋词中的悲欢离合》)
花褪残红青杏小。燕子飞时、绿水人家绕。枝上柳绵吹又少,天涯何处无芳草!墙里秋千墙外道。墙外行人,墙里佳人笑。笑渐不闻声渐悄,多情却被无情恼。一个误入宋朝的女子,在散着墨香的词卷里,发出不知所以的感叹。

《花开半季情暖三生:淡品唐诗的风雅》
唐诗一首低吟出谁人的梦呓,素纸留香缥缈了何处的芬芳。在踏雪寻梅、高山访松、梦忆太湖的途中,点缀着一首首切合意境的唐诗,其解读清丽自然,如兰花般优雅芬芳,如甘泉般滋润心田。跟随她的解读,你仿佛梦回了大唐盛世,目睹了那么多文人骚客泼墨就诗,陶醉在白落梅的文字里,仿佛化身为大唐的文人,带着雅兴,游走在盛世之中。

《你是锦瑟,我为流年》——三毛的千山万水
她是一朵自由行走的花,骑在纸背上,将千山万水行遍。撒哈拉沙漠上她倔强的绽放,波西米亚是她灵魂的原乡。她这一生,不慕世间风物情长,不争凡尘冷暖朝夕,不惧人生悲喜消磨,只为了,心灵可以自由放飞。哪怕和至爱的人,迷散在陌生的风雨里;哪怕从此天各一方,决然相忘。她依然选择远方,选择流浪。她,就是三毛。

《陈迹·清欢》
自古以来,无论是淡酒、清茶、疏梅、幽兰,还是老巷、石桥、山水、花鸟……都如诗般浸润在传统文化的漫漫长河中,也都出现在我们触手可及的生活各处。无论文人骚客,还是市井小民,都或多或少地沾染着这风雅的趣味。
白落梅以其优美典雅的文笔,将这其中的闲情逸致娓娓道来,点缀以诗词典故,向读者铺张开了一卷美好的画轴,其中的风华,读者自知。

《相逢如初见 回首是一生》
小院竹篱,春水秋月,一切还是初时模样。外婆于花荫里闲穿茉莉,外公于厅堂独自饮酒,母亲在菜圃打理她的蔬菜瓜果,父亲则背着药箱,去了邻村问诊。而我,坐于雕花窗下,看檐角那场绵长得没有尽头的春雨。原以为星移物换的岁月,只老去那么一点点沧桑。

本文原创,作者:鹏小浪的KK蜗,其版权均为KK蜗-蜗系青年网所有。如需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kkwo.com/mtsg/151/
7
鹏小浪的KK蜗

发表评论

湘公网安备 43011202000726号